第 83 章 漢武帝12

    這兩塊最大的問題是解決了,但都是長遠的計策,主要是加強中央集權,想要看到國庫增加還得慢慢等效果。
 

    可和匈奴打了十年,早已經把文景的積累都給打光了,急缺現錢怎麼辦
 

    漢武帝就把目光轉向了商人這群小肥羊。
 

    劉邦細細思量,確實。
 

    在現在的民間,商人和贅婿是差不多檔次的,沒什麼人權。上次大旱受災,蕭何還想發動商人和贅婿服徭役去搞災後治理呢。
 

    這樣一群有些錢財但沒能力反抗的人,可不就跟那肥嫩的小羊羔子差不多養一養就可以宰了吃肉了。
 

    一扇羊分兩半,一半在陶片上炙烤,一半在鼎裡熬鮮湯,最好是多放點芫荽末
 

    不行,饞了。劉邦吞吞口水,決定一會兒天幕結束就弄一隻來吃。
 

    商人的社會地位是逐漸上升的。在生產力極度不發達的秦漢時代,平民需要全力以赴去種地,才能養活自己以及供養上層階級,因此商人這種看似不產出實際價值的人,就算有錢,社會地位也是十分底下的。
 

    除非你給朝廷做貢獻,給邊境送糧草輜重,那麼可以花錢買個民爵。
 

    漢武帝就打起了這些人的主意。
 

    他先搞“勸捐”,把自己內帑的錢拿出來給國庫,表示自己都身體力行了,各位愛卿、還有社會上的其他名流,是不是應該表示表示
 

    其他人十動然拒,集體裝死。
 

    崇禎表示這我熟啊
 

    不,崇禎你沒學到精髓。
 

    這時,有個審時度勢的愛國商人,名叫卜式,捐出了一半的家產。沒過多久,因為安撫投降的渾邪王部落,以及趕上河南大旱,國庫又空了。卜式又從剩餘的家產裡拿出二十萬錢捐給朝廷。
 

    漢武帝得到了這個消息,立馬把這位卜式同志立為“感動大漢”的典型人物,不僅表彰還直接賞了官爵,就希望能千金買馬骨,讓大家踴躍一點。
 

    劉徹想起前幾年的事情,依然感慨道“卜式確實忠君愛國,堪為典範啊”
 

    座下的大臣中,衛青霍去病趙破奴之類的還好,因為他們是這些年對外戰爭的主力,不會和漢武帝唱反調。
 

    但是那幾個來湊數的老功臣二代三代們,就覺得陛下這話有些刺耳了。
 

    憑什麼要求他們無償奉獻啊他們的家產那不都是祖宗一刀一槍殺出來的,兢兢業業攢出來的。
 

    朝廷打贏了又不會給他們升官,反而便宜了衛霍這些賤奴出身的倖臣。
 

    呵,陛下有失偏頗
 

    但是那話怎麼說的來著不是我不想捐,是我真的有一頭牛啊
 

    劉徹一看,還裝死是吧
 

    好好好,那就不客氣了。
 

    劉邦不再想小肥羊,開始好奇曾孫還有什麼招數。
 

    他忍不住笑道“哎呀,咱們這個曾孫,當真是個奇才雄主啊。”
 

    呂后
 

    教導完劉恆,勉力誇獎了一番,然後讓宮人帶下去休息吃點心。
 

    自從知道盈兒的結局,她就反思了一番,在教導劉恆時沒有逼的很緊,基本都是和顏悅色。
 

    聽到劉邦這樣說,呂雉反駁道“可觀他後期一些作為,也難以稱得上是英明。”
 

    劉邦擺擺手“人一輩子會做許多事,有的好有的壞,有的看似對,有的看似錯。乃公年輕時,模仿信陵君浪蕩江湖,何曾想到有一日會成為天下之主曾孫做的夠好了。”
 

    這話說的正經,呂雉也認同,她微微一笑“妾身知曉了,以後會把這份記錄傳下去,讓恆兒務必好好安排。”
 

    公元前127年,漢武帝發佈了遷茂陵令,規定凡是財富在300萬錢以上的鉅富豪門,一律遷徙到京城附近的茂陵。
 

    茂陵是他登基後給自己修建的陵墓。而300萬錢嘛,有學者考證,大概相當於前些年的億萬富翁。這些豪強在地方上兼併土地、隱匿人口、勾連勢力,現在漢武帝把他們全放在眼皮子底下,看他們怎麼搞事。
 

    不過劉徹沒有搞得很難看,朝廷會給每戶遷徙者20萬錢的高額“拆遷補償款”,還讓這些豪強脫去商家身份,躋身世家名門。有了好處,這些豪強再不情願也沒辦法跟朝廷作對,只能搬家。後來,這些長安的“茂陵子弟”,也成了“富二代”的古代版形容詞。
 

    事情還沒完,漢代財富形式大多是土地、房產,那些奉旨遷徙的富豪就得賤賣土地房產。
 

    這正是朝廷抄底的好時機。
 

    由地方政府出面將上千萬畝的良田低價收購,而後分給流離失所的無地農民,國家只收取十分之一的稅收。
 

    這樣一來,那些無地的赤貧百姓得以安居樂業,朝廷糧食稅收激增,而豪強的土地財富,則在遷徙茂陵的過程中被強行“均富”了,極大延緩了土地兼併的情況。
 

    嗯你別說,你還真別說。
 

    這個方法妙啊
 

    劉邦一拍大腿,意有所動的看向呂雉。
 

    呂雉有些為難“現下最富的是功臣,可還指望他們回鄉後安靖地方呢。”
 

    然後就會像仙子說的那樣,慢慢從功勳發展成豪強
 

    劉邦嘆了一口氣,果然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事,沒了社會根基,再好的政策也沒用。
 

    但還是那句話,這一步仍然是長遠計策,朝廷還是缺現錢。
 

    劉徹想了想,那隻能徵收財產稅了。
 

    這就是算緡令。
 

    劉徹有些緊張。
 

    距離第一次下達算緡令已經過去十多年了。他知道,最近幾年的算緡告緡令,引起了許多人的不滿,都說民間被搞得烏煙瘴氣。
 

    但是有些事情沒辦法,損失再大他也要做,所以他很緊張仙子會怎麼評價這件事。
 

    一旦仙子說這是惡法,那些人以此為由不停上書可怎麼辦。
 

    難道他還真要收回這條詔令
 

    公元前129年,劉徹
 

    首次下達算緡令,但這次只是對有市籍的商人收運輸車稅,杯水車薪。
 

    十年之後,隨著帝國財政的惡化,劉徹再次下算緡令。
 

    本作者八扇屏風提醒您最全的盤點奪權篡位指南歷史直播盡在,域名
 

    這一次可是玩真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