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涼的心藤 作品

第284章 許大茂上門借人,得加錢

“許組長,你這是好好的怎麼突然罵起傻柱來了?

 要是心裡不痛快,咱們找個茬兒修理修理傻柱也就是了。

 反正咱們現在也都是名正言順的領導了。”劉海中還沒反應過來何雨柱就是傻柱,隨口建議道。

 許大茂像看傻子似的看著劉海中,“老劉,你這是怎麼了,傻柱不就是何雨柱嗎?”

 “啊!這……從小傻柱傻柱的叫,我還真把他大名給忘了。

 傻柱找的對象是劉玉華,難道是咱們車間那個比我還胖一圈的大胖丫頭?”

 “除了她還能有誰?肯定是劉玉華找的於海棠,別人也沒那麼大能耐。”許大茂有點兒不耐煩地說。

 這傻柱心也夠狠的,整天惦記這個,惦記那個的,跟秦寡婦還不清不楚的,到頭來竟然娶了劉玉華?

 就劉玉華那身板,晚上傻柱跟她辦事,床板兒不得給壓塌了?

 想著傻柱被劉玉華壓在底下,疼得齜牙咧嘴的,許大茂心裡那叫一個痛快。

 傻柱跟他可是老對頭了,從小打到大,結果最後娶了那麼個胖媳婦。

 自己呢,頭婚可是娶的富家千金婁曉娥。

 雖說離了,可身邊女人不斷,要不是昨兒晚上那齣兒鬧鬼的破事兒,他早就把軋鋼廠的廠花於海棠給辦了。

 想到這兒,許大茂又氣得牙癢癢。

 昨晚上許大茂雖說嚇得夠嗆,鑽被窩裡頭直哆嗦,可不到半夜他就回過味兒來了,這世上哪兒來的鬼啊,肯定是有人在搗鬼。

 這是成心戲弄自己呢。

 至於是誰在背後使壞,頭一個想到的當然是傻柱。

 不過今兒早上一聽說傻柱跟劉玉華要結婚,許大茂就改主意了,琢磨著傻柱忙結婚呢,哪兒有閒工夫鬧騰啊。

 那既然不是傻柱,還能是誰呢?想了大半天,許大茂腦子裡突然閃過一張老臉,沒錯,肯定是賈張氏。

 整個四合院裡就她最能裝神弄鬼,三天兩頭坐地上給她兒子招魂。

 至於為啥要整自己,肯定是因為之前褲衩那事兒報復呢。

 想明白了這些,許大茂恨不能立馬把賈張氏抓過來狠揍一頓。

 “劉副組長,今兒早上本該是咱倆露臉的時候,可讓傻柱結婚這事兒一攪和,咱倆的風頭全被壓下去了。